一切有關他的妄想都是我唯一的現實。

假如我死亡,希望他们能拿着我为数不多的全部存款,购买你的专辑。
尽我苍白的力量。
又想想这笔钱,其实我父母比你需要多了……但是我都死了,他们也不会那么需要的吧。我们家的穷很大部分是因为他们看不开而已(事实上我深受他们影响说不定比他们还要严重)。
其实你根本不需要的,可是,只是想给你。仅仅是你。只想给你我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如此而已。
可恶啊,怎么能这么喜欢你呢。三四年了,持续性的狂热。
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或者一个角色这么久……其实我也一直,难以明白喜欢到底是什么,甚至,感情是什么。有时候会突然感到恶心,对于人类的感情。
现在对你的热情我很清楚没有之前高,也觉得你现在的专辑越来越同质化,一直都是失望的只是不让自己去想,也从来不说,也不愿意别人说。
但我还是深切明白我喜欢你。
也许有人看得透彻会指出,这是出于惯性。
但是不需要解释,我知道的,我还是喜欢你。
唯有喜欢你这一点,是我唯一的自信。唯一的,唯一的,觉得别人都比不上我那么喜欢你。
为有人喜欢你而欣慰,也讨厌他们太喜欢你太了解你。而其实我从来不怎么去认真了解你。
只是设想过很多,比如就算你人很糟糕,我也喜欢你。仅仅允许你打破我一向严重的精神洁癖。你是我唯一的例外,在任何原则上。甚至我可以不讲道理。我想为你而死。
如果可以,最愿意为保护你而死(放弃了死在宇宙这种不现实的梦想)。
别处都不适合说这些话。

喜欢你这么久这么久,从来都没有变过。尘埃下的一切事物都在衰减,唯独我对你的爱,不曾衰减。
只是有那么部分藏进了心底,或是成为了生命的一部人,我是这么觉得。
我不再那么迫切地要见到你,想认识你,进去你的生命。
开始觉得远远望着你一生也很好很好。只是还是很想为你牺牲。
我想保护你。
就算你比我有力量得多。

我讨厌人类,也讨厌自己。
讨厌非得可爱得让我不得不喜欢的人。
讨厌他们藏起来的恶劣的一面,或者长大后终究会变成让我讨厌的人这种事。
讨厌矛盾的自身。
讨厌对万事万物都游移不定,时时刻刻呈现强迫症状的自身。真的受够这种毛病了。太痛了。
也讨厌明明有着原始狰狞欲望而一般时候却真的能让我觉得好可爱的动物。
也许我也讨厌你。
但你会是我的例外。
我希望你是。

极度痛苦的某个时间段里我曾想或许是我自愿受苦,是我自愿,为见你而来,到这个人世间来。
但现在,我觉得世界,包括你,我精神上的全世界,一起毁灭,也没关系。存在未必是幸福的。不存在也未必是不幸。
仅仅是一种状态。我们都是自然万物的一部分,是树是云,也是尘埃。

曾想成为一阵风,经过你身旁。
其实我写不下去了,有点克制不住的恶心。
那种对人类恶心的感觉又出来了。
不是对你,是透过你,对于人类的。

满嘴的仁义道德,满嘴的,保护地球。
多少年后才明白这是个谎言。地球根本不需要保护,管它是满地流沙还是飞沙走石,都只是它的一种状态。只是人类自身需要适宜环境而已。就像益虫害虫,都只是人类的益虫人类的害虫。
唯一的报复点是水龙头的水哗哗流已经不再有罪恶感。
再早一分钟,一秒钟,一毫秒灭绝都好,洗东西的时候强行骗过自己仿佛真的可以。

评论(1)

© 泛若不係之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