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有關他的妄想都是我唯一的現實。

作为一个苏靖苏党 忽然之间 感觉到最悲哀的一句 反倒不在二人之间 而是那句

我这双手 也是挽过大弓 降过烈马的 如今却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 搅弄风云了

原句记不清了 大意就是这样

说这话之前 那声长时未尽的笑 大约是嘲笑的笑 真的让人好难过啊

评论(21)
热度(23)

© 泛若不係之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