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有關他的妄想都是我唯一的現實。

梅林藏殊

虐并甜着……看得我好想看更多更多更多回忆杀啊

风景线:

萧景琰在密道里与梅长苏商量朝政事宜时,凑得近些,便闻到梅长苏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冷梅香。

“先生也喜欢梅花吗?”萧景琰有些失措地打断梅长苏的话。

梅长苏的表情一瞬间凝滞,很快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殿下何出此言?长苏并不曾······”

“先生身上,有股暗香。”

梅长苏举了衣袖细嗅,果然有淡淡的梅香,他定了定神,失笑道:“许是飞流每日到殿下府上摘梅花,在下一时不察,沾染上一二也是难免的,其实在下对梅花不过泛泛,谈不上喜爱。”

“原来是这样。”萧景琰笑得有些勉强,“是我唐突了······我以前有个好友,很喜欢梅花······”

梅长苏一时无言,半饷又捡起原先的话题,就着朝局分析起来。

萧景琰忙侧耳倾听,可心思,不知不觉就飘远了。

四周,只剩暗香涌动。


靖王府的梅林,萧景琰有很久没去看过了,虽然全金陵都知道靖王府的梅花开得好,但要说起来,萧景琰却是从来没特意照看过,那梅花能开得好,其实跟萧景琰没半毛钱关系。

战英曾对他说过飞流常来府里摘梅花,萧景琰只愣了愣神,便说由他去吧。

萧景琰其实也不太喜欢梅花,靖王府的梅林,原是林殊从北境带回的树苗。林殊蹲在那里边种边滔滔不绝地跟他形容那梅花有多么好看,种不到一个时辰,人就跑没影了,丢下一堆烂摊子,还是萧景琰一声不吭地善后,等天色将暗林殊从练武场满头大汗地出来,梅林已经初具雏样了。

那片梅林渐渐地长开了,林殊也颇为精心地照顾过一阵,萧景琰还记得他神采飞扬地同他说等梅花开了,便要效仿献王府的桂花宴,在靖王府的梅林里也开个梅花宴,冰天雪地里坐在梅树下饮酒聚乐的那副欢快模样,但到最后,林殊念叨了许久的梅花宴还是没办成。

多年以后,萧景琰是金陵城中最不受宠的一位皇子,太子要办宴会,寒冬腊月府里景致拿不出手,便打上了靖王府梅林的主意,原觉着靖王应该不会有贰话,没想到萧景琰勃然大怒,直接拒绝了,丝毫不留情面,把太子闹得个没脸,萧景琰却一点都不肯让步,即使被父皇训斥“不敬兄长”也在所不惜。

萧景琰始终记得,靖王府的梅花宴,是林殊想着要开的,他的东西,向来不喜欢别人碰。


梅长苏袖上的暗香,牵绕出一段年少的时光。

萧景琰从密道出来后呆坐了一会,起身披上斗篷去了梅林。

远远便看到一大片灿烂如彩霞的梅树,入目所及皆是宛若鲜血的赤红。

这片梅花能开得这样好,不光因为这是林殊精挑细选,不远万里移种过来了,还因为林殊的用心照顾。

还记得那时下大雪,林殊怕积雪压坏了树枝,一整夜都呆在梅林里掸雪,萧景琰劝不动他,便陪着他一起。后半夜雪势小了些,两个人竟就在梅林里打起了雪仗,玩得不亦乐乎,结果第二天萧景琰就得了风寒,起不来床,林殊照样生龙活虎的,坐在床前絮絮地说你怎么这么弱不禁风啊,你看我一点事都没有······气得萧景琰都不想理他。

后来林殊见他怕冷得很,便爬上床一本正经地说要传点温度给他,怀里如同火炉一样温暖的存在,直到现在仍记忆犹新。


最痛苦不堪的时候,萧景琰曾下令叫人把这片梅林砍掉,最后还是反悔了。

这片梅林曾有过那么多他和小殊的美好回忆,虽然见之伤情,他又怎么舍得丢弃!

曾有个银袍小将,在漫天飞雪的梅林中舞着剑,见他走近便行云流水地收招,剑尖停着朵怒放的红梅,笑着横剑伸到他面前:“鲜花赠美人,喏,琰美人快收下吧!”说不出的风流恣意。萧景琰冷哼一声,扔了他满脸的残花。

盛夏林殊练完剑倚在树下休息,萧景琰拿了水井里浸得冰凉的果瓜过来,全是林殊喜欢的水果,林殊吃得心满意足,凑过来调笑道:“景琰你对我这么好,该不会喜欢我吧?”萧景琰正在那里擦拭林殊弄脏的佩剑,闻言顿了顿,抬头看了他一眼。只一眼,便吓得林殊手中的果盘都掉了。

那次生辰醉酒,他把小殊压在树干上,肆无忌惮地撕咬着他的唇齿,林殊身上落满了梅花,整个人清香扑鼻,像一道可口美味的点心。已然醉得不轻的小殊搂住了他的肩,迷迷糊糊地回应着,如同一把漫天大火,烧光了他脑海仅存的理智。

事后他摘了一束开得最好的红梅,跪在林殊房间的窗外道歉。

林殊开了窗大骂了他一顿,骂完“啪”地一声把窗关了,临了却又开了窗,取走那束梅花。

他的小殊,永远会对他心软。

但这样心软的小殊,已经不在了。

没了小殊的梅花仍然开得好好的,人的悲欢离合,毕竟与它无关,任尔生离死别,它自灿烂绽放,笑对寒冬。

人的心却不能这么无动于衷。


飞流从墙那边翻了过来,看到他忙停了脚步。

萧景琰温和地问他:“飞流,你过来摘梅花吗?”

飞流点了点头,看了看梅花又看了看他,迟疑地站在那里。

“摘吧,没事的。”萧景琰淡淡地笑了。

飞流一听,兴高采烈地跑到梅林里,挑着开得正好的梅枝,攀折起来。

萧景琰看着林中飞流兴冲冲的身影,与记忆中最明亮的白袍少年,渐渐重合到一起。

萧景琰看着看着,竟有些痴了。

飞流摘了满满的一捧,心满意足地走过来,送了他一枝。

萧景琰哑然失笑,伸手接了过去:“飞流这么喜欢梅花,怎么不全拿去,还想着给我?”

“飞流,不喜欢,苏哥哥喜欢,”飞流摇了摇头,想了想,又道,“苏哥哥说,要对水牛好!”

萧景琰手中的梅枝掉落在地。








*几天不来掉粉了好心塞,可是我月底要考试啊!求亲们祝福啊!这样吧,如果月底考试考得好我就更《此间少年》,写一章肉好了,如果考得不好········那就让我做拉灯党吧_(:зゝ∠)_


评论
热度(311)

© 泛若不係之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