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有關他的妄想都是我唯一的現實。

一说是

并非只有生活

还有诗和远方

又说

在历史里一个诗人似乎是神圣的

但是一个诗人在隔壁便是个笑话


哪怕我在这里抑郁成神经病

都不会退一步

示弱分毫吗


但又

是我畏惧吧

勇气只在那一刻

不敢再有第二刻


剥削我的时间

欺凌尽天下人的思想

冠冕堂皇


囿此方圆中

任挑任选总归还是有个方圆了

可知上善若水

规矩成方圆的只是这话这一笔一划

我心倾其理

深以为然


评论

© 泛若不係之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