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有關他的妄想都是我唯一的現實。

Inde genus durum sumus, experiensque laborum,

Et documenta damus qua simus orgine nati.


自此冷酷的人類就忍受著痛苦和煩惱,

以此證明我們的身體是石頭變出來的。


评论

© 泛若不係之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