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有關他的妄想都是我唯一的現實。

是英雄的死。也是小丑的死。

我喜欢我住的房子,很安静,又生机勃勃。我买了个lomo A+,没事就站在阳台上拍照片,拍完好几卷才拿去洗一次。六零年代的俄式建筑,仿青春式的礼堂,树,花盆,野猫,鸽群,还有各个年龄段的人。我拍那些人脸上的表情,匆忙,安详,忧郁,老成,不谙世事,焦急,喜乐,空灵,寂寞,自得其乐,勇敢,怯懦,思念,哀愁,从容不迫。
我盯着这些图片,感觉着它们的力量,怎样穿破物理的界线对我发生化学作用。体验派之路,我尝试体验每一种我发现的情绪,除了思念。它会让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竭力抑制着这种焦虑,就像用手指堵住岩浆,按住是疼,放开也是疼。

好像关于他的事,我知道得更多了,我却觉得我们更远了。

他们都问过我的...

一切有关他的妄想都是我唯一的现实。

© 泛若不係之舟 | Powered by LOFTER